也有老婆

据武亮说,当晚在把女乘客送回家之后,双方曾通过电话,“我当时一直在电话上问她有没有报警,如果报警了,就马上去自首。”为此,送了女乘客以后,他曾在仁寿县的派出所门口呆了半个多小时,由于不确定女乘客是否报警,最后他选择离开。

当记者正试图和武亮道别时,他再一次讲起,自己很后悔。“去年,就是2015年的时候,我父亲去世了”,武亮说,父亲治病期间花了很多钱,女朋友也离开了他,父亲的去世让他至今还感悲痛,“我对不起自己的家人、老婆。”武亮深知,自己本来有个很好的家庭,老婆也怀孕了,对他也很好。他说,现在惟一的希望,“就是老婆能把娃娃生下来。”采访的尾声,武亮无法抑制情绪,三次落泪。

通过网络打车软件在成都打车到仁寿,男司机在半路停车欲行不轨。16日晚,在成自泸高速成都到仁寿方向文宫段应急车道上,面对有不轨举动的男司机,女乘客通过反抗、苦劝和开导,最终安全脱身。事后,仁寿县警方以涉嫌强奸罪将司机刑拘,昨日,成都商报记者在仁寿县看守所见到了司机武亮,谈及自己当初的行为,武亮三度落泪。

武亮坦言,起初行不轨时动作不是很大,不过遭到了女乘客的拒绝和反抗,这让他有些恼怒,反而更加嚣张起来。随后,两人僵持了10多分钟。在这期间,女乘客向武亮说道,“你还年轻,这样做对你以后不好。”在采访中,武亮反复提到女乘客说的这句话,“她还问我的年龄和职业。”

“很对不起这位女乘客,不管怎样,希望她能原谅我。”和记者交谈了半个小时,23岁的武亮止不住流下了眼泪。

16日傍晚下了班,武亮准备开车从成都到仁寿找朋友耍,正好,他在网络打车平台上碰到了女乘客王燕。武亮说,当车行至成自泸高速文宫段时,他看到了一只小猫从路边跑出来,然后把车停在了应急车道上,下车查看是否撞到了猫。“我在车外抽了一支烟,然后上车,坐在车内又抽了一支。”两支烟抽完,王亮将手伸向了坐在副驾驶室的女乘客。

最终,在事发后第三天,警方在武亮的工作单位找到了他,“当时我没在,我同事打电话说有人找我,其实我也晓得啥子事,直接就过去了。”结束采访,武亮转身走出审讯室,双手铐着手铐的他打了一个寒颤。

“我是在车内抽烟之后萌生了这个念头,我就是看女乘客长得有点乖。”说完这句,武亮低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是临时起意的,我也有家,也有老婆。”

武亮说,听了对方的话,他停止了攻击,“我当时也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样做不对,自己还很年轻,而且老婆还怀了孕。”

昨日,记者在看守所内的一间审讯室见到了武亮。起初,他试图躲闪周围人的目光,不过大约两分钟后,他点了一下头,“我很后悔,我愿意和你们说。”

回想当晚情形,武亮觉得女乘客在与他的交谈中,确实表现得很沉着,很多话说到了他的心坎上,“她说我不能这样错下去,其实是她救了我,如果她不说那些话,可能我脑子一直发热,或许会做出更加不好的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