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然参与研究同达创业股份转让方案

“被禁入市场了再参加上市公司的重组,肯定是违规的,规定已经提示得很严格,信达证券与上市公司大股东的关系在那里,信达证券参与的同时,公允性也是存在问题的。”上海一位私募公司高管对《证券日报》记者称。

根据今年10月31日北京证监局的公告,信达证券在代销的私募基金产品赎回款尚未实际到账时,即为客户完成清算,客户交易结算资金面临较大挪用风险,对非担保交收产品的清算处理逻辑存在问题,针对延迟交收产品清算工作的制度流程不完善,未能对资金缺口采取应急补充措施,造成客户交易结算资金连续两日形成缺口。

去年9月份,振隆特产的ipo造假事件受证监会处罚,最终公司及相关高管被证监会行政处罚。与之相关的中介机构因执业中未勤勉尽责,保荐机构信达证券相关责任人受到相应处罚,原保荐代表人寻源、李文涛分别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信达证券的内控不完善在此前就有体现,今年10月份,信达证券也曾因私募基金产品资金挪用风险,被证监局行政监管。

这桩内幕交易案件,也将信达证券投行部总经理李文涛的工作披露出来。而实际上,李文涛在去年9月9日被证监会处以“5年内市场禁入”的处罚。

证监局称信达证券违反了《证券公司内部控制指引》第九条的规定,内部控制不完善。

证监会网站显示,李文涛于2007年9月份获得信达证券保荐代表人资格,而当前,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的从业人员,李文涛的名字已消失在信达证券。

被采取证券市场禁入措施的人员,应当在收到中国证监会作出的证券市场禁入决定后立即停止从事证券业务,并由其所在机构按规定的程序解除其被禁止担任的职务。

根据最新修改的《证券市场禁入规定》,被中国证监会采取证券市场禁入措施的人员,在禁入期间内,除不得继续在原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机构中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31日上午,信达投资召开2016年第17次党委会议,审议了同达创业资产重组有关事宜,会议一致同意启动同达创业股份转让,并成立同达创业重组领导小组及项目组。信达投资办公室工作人员曹良继做会议记录。

值得注意的是,同达创业大股东为信达投资,李文涛彼时就职于信达证券,二者商讨重组事宜并未对外披露。

28日,信达投资孙劲松等人赴信达证券与李文涛会面,讨论相关规定及停牌程序。

2016年10月26日,信达投资方面的赵立民等人,与信达证券投行部总经理李文涛共同研究论证股份转让方案。当日,邵佳起草了工作时间表、拟公开发布的转让信息,发送至李文涛、信达证券投资银行事业部业务副总监李瑾电子邮箱。

而今年12月22日,证监会公布的涉及同达创业的内幕交易案中,相关细节得以披露,信达证券投行部总经理李文涛去年在领证监会处罚后一个月,仍然参与研究同达创业股份转让方案。

而领罚后的10月26日,李文涛仍以信达证券投行部总经理的身份参与上市公司重组事宜。

悉知内幕的曹良继在此期间,买入了同达创业股票,违反了相关规定。